小說博覽 > 言情小說 > 腹黑小爸

第2頁 文 / 罌粟

    只不過奇怪的是,錄取他的明明是海外分公司,怎麼會回TW跟他們這些人搶飯吃?而且他的職位與待遇卻和同等學歷的同事少了快一倍!和他們這些專科畢業的薪水差不多,他們猜想,那個小子八成惹毛了哪個上司,才派他來開碩的分公司「競翔」,當總經理的助理。

    「笑笑笑,很好笑嘛!」

    女魔頭推開門,尖銳的殺氣在瞬間環視全場,把最後一個偷溜進辦公桌裡偷懶的傢伙盯到哀爸叫母,她才將目光集中在眼前的座位上—

    「徐赫均呢?今天他應該要把報告給我的,現在是死到哪去了?」

    「總經理,他今天請假。」

    「又請假?」她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徐赫均空蕩蕩的座位上,一閃而逝,「今天客戶要來公司,他居然給我請假!」

    所有人坐在位子上,頭低低的,絲毫不敢抬頭冒犯尊顏……只敢你瞄我、我瞄你,就是沒有人敢替他說話。

    「下禮拜再沒見到他的人,叫他以後不用來了。」她銳眼一瞇,轉向旁邊的中年男子。「Rick,你把客戶的檔案看一下,下午跟我去接待客戶。」

    「好……」

    「雪芬,三點前整理好會議室,準備六人份的咖啡和茶點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。」

    「Denny,中午前打電話去『東光』確認他們經理今天的行程,兩點準時到他們公司接人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

    「筱黛,拿頭痛藥給我……在赫均的抽屜……嗯,等等,還是Sharon妳拿給我吧!我要Double,再幫我泡杯熱咖啡,不加糖不加奶精……」

    一一將原本該是徐赫均分內工作的事分配下去,女魔頭接著高跟鞋一扭,轉進她自己的辦公室裡。

    眾人在瞬間鬆了口氣,接著你看我、我看你,無奈地笑出聲。

    女魔頭就是這樣,一刻鐘也不讓他們閒著。

    「筱黛,」翁育傑坐著滑椅又溜到她身邊,動作非常熟練。「既然赫均今天沒辦法陪妳,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吃晚餐?」

    蘇筱黛不是笨蛋,當然知道這整間辦公室裡的男人們都在想什麼,她支手托腮,努努嘴巴,「我也很想,但我打算下班後去他家找他呢!」

    「不然,我們先去吃晚餐,之後再帶便當去找他?」

    盯著他的臉,縱橫情海多年的她,自然知道翁育傑打的如意算盤,雖然對赫均有點不好意思,但……沒結婚前,多嘗試、多選擇,有誰會說她錯呢?

    「好。」

    晚上九點多,蘇筱黛與翁育傑拎著一個餐盒,找到徐赫均所租賃的老舊公寓大樓,按了他家門鈴,他們確定他在家裡,也聽到裡頭的聲響了,但卻又過了好一會兒才看到他的人。

    「是你們,」隔著紗門,徐赫均往外頭看一眼,開了門讓蘇筱黛進來,卻將翁育傑擋在門外。「謝謝你送她過來,我晚點會送她回去。」

    「ㄟㄟ,赫均你這樣很不夠意思喔!我……」

    「我有事要跟筱黛談,改天再請你吃飯,掰。」

    徐赫均難得強勢地關上門,轉頭對上一臉疑惑的蘇筱黛,他歎口氣。

    「進來吧!我有話跟妳說。」

    蘇筱黛順從地跟在他後頭。他家她來過兩次,東西不多,看起來有些歷史,她瞭解以他的經濟狀況用不起奢侈品,他的沙發甚至還是跟隔壁鄰居要來的,還有電子鍋、電扇、鞋櫃、桌子……全都是他去跳蚤市場買來的二手貨……

    有時候她也很受不了他,為什麼什麼東西都要用二手的呢?他說這樣比較省,可是,像鍋碗瓢盆這種東西,一百多塊一個,要用到破掉至少要二十年,這樣他也要省!

    真是鐵公雞。

    只是,等等,客廳中間那個東西是什麼?

    客廳正中間多了一個原本不該屬於徐赫均,不,應該說,不該屬於一個男人,單身男人的東西—

    一張破舊不堪的嬰兒床,周圍的鐵欄杆已經袘k得差不多了,還缺了好幾根,來不及問他好端端地幹麼買嬰兒床,裡頭就傳來了嬰兒哭鬧聲,活生生震撼了她的生命。

    「乖,乖,不哭喔……」徐赫均一把抱起床上的小嬰兒,用一種既無奈又無所適從的表情看著她。

    看著男友抱著一個哇哇大哭的小嬰兒,以極不自然的姿勢抱著他,一下子餵他喝牛奶,一下子又慌張地替他換尿布,金黃色大便沾得他滿手都是,原本還算斯文帥氣的男友,瞬間分數降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「孩子是誰的?」

    「……我的。」

    「你的?」蘇筱黛怪叫出聲。他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小孩的?

    知道她的反應不算太失常,徐赫均很有耐性的解釋。

    「相信我,我比妳更慌張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會這樣?」她指指小嬰兒,再指指他。

    「昨天早上,他出現在我家門口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

    「當時他身上有一封信,說這個小孩是我的。」他從旁邊的櫃子掏出一迭紙,將信紙交給她。

    蘇筱黛雖然驚訝,但快速地將信的內容瀏覽過一次,接著冷靜地還給他。「信上這麼說,你就信了?」

    「我原本不信的,但……」徐赫均眼神一黯。「這是真的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?」

    「我做過DNA篩檢,我跟他的確有血親關係。」

    也就是說,這兩天他沒去公司上班,就是在忙這個?

    第章(2)

    「孩子的媽是誰?」他們才交往三個多月,嚴格算來,這孩子應該是赫均之前就欠下的風流債,她該發脾氣嗎?不,她是他女朋友,看到男友懷中居然多了一個小嬰兒,就算抓狂發飆也都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「我不知道。」

    「你不知道?」蘇筱黛再度怪叫出聲,「怎麼可能不知道!」

    「我是真的不知道。」徐赫均似乎也開始惱怒了,平常都是掌握全局的他,再怎麼意外,也不如手上這個小傢伙製造出來的「意外」。

    「那你打算怎麼辦?」

    「目前,我希望先幫他找個保母,我家人已經在幫我打聽,哪裡有……」

    「等等,」她實時打住他接下來要講的話。「你打算養他?」

    「當然。」

    蘇筱黛一改平時的從容冷靜,抓著頭髮大叫,「他是個來路不明的小鬼耶!你養他?那我怎麼辦?」

    「這就是我要跟妳談的,」拉著驚慌失措的她,徐赫均冷靜地說:「既然他是我的小孩,我就不可能棄他不顧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,那跟我沒有關係!」

    「如果妳要跟我交往,就跟妳有關係。」

    她沉著臉不說話,小心翼翼盯著他。

    「我要養他,而妳是我的女朋友……所以妳勢必得面對一個問題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問題?」緊抓著包包,蘇筱黛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。

    「留下來,就必須跟我一起照顧這個孩子;要不,我們就分手。」

    緊抿著唇,她現在腦中一團亂,根本無法權衡利益得失……

    當初,她會看上徐赫均,除了看上他的正直外,還有他獨到的見解,也許是女人的第六感也不一定,她總覺得,他和一般的男人不太一樣,如果能跟他在一起,她相信他會盡他一切所能來讓她幸福……沒想到,他現在卻把這個來路不明的小孩放在第一位,而她卻得淪為第二……

    「把他交給社福團體。」蘇筱黛自認非常冷靜。「你不能認為他出現在你家,就是你的責任,既然他的媽媽不要他,你也不用傻傻當個好人,把小孩交給社福機構,他們會幫他找到更適合的家庭。」

    「這跟那個沒有關係,」徐赫均冷冷地說:「既然知道他是我的小孩,那我就更責無旁貸,他母親決定不要他,但我決定撫養他。妳如果想留,就留下;想走,我也不會怪妳,畢竟,這是我和他之間的問題,不會硬拖妳下水。」

    「你、你不愛我?」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眨巴,她無法想像好好先生徐赫均居然有這麼狠的時候。

    說斷就斷,難道他一點也沒有留戀?

    「這跟愛與不愛沒有關係!」他歎口氣,摸摸她柔順的長髮。「我希望妳想清楚,留與不留我都不會怪妳,這是我的人生,我必須自己負責,而妳的人生,也要自己負責。」

    怎麼會這樣?和他在一起,她本來是想快快樂樂談場戀愛的,為什麼會多出這個程咬金?那她該怎麼辦?留在他身邊,她就得幫他照顧這個和她一點關係也沒有的小孩,就算以後兩人結婚,有了自己生的Baby,這個裂痕永遠都在,她無法將這個孩子視如己出。

    若是選擇離開徐赫均,那她不就顯得是個自私自利的女人?

    她很掙扎,現下到底是要放棄這個好男人呢,還是接受他和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小孩?

    「我知道妳很驚訝,但早點做決定對妳比較好,我們年紀都不小了,我不能用這種理由耽誤妳。」這種事情是瞞不住的,所以他寧願早點讓她知道,早點讓她做決定。

    他這是貼心嗎?還是殘忍?蘇筱黛一時間也捉摸不出他的性格。
上一章    本書目錄  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