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博覽 > 言情小說 > 男奸女賊

第4頁 文 / 淺草茉莉

    她銀鈴輕笑,「二妹為人端正,不愛虛華,堪配二皇子的正義凜然。」

    「喔?若我不喜歡你二妹的風情,又當如何?」

    「風情自是可以調教,二皇子儘管告訴奴家,你喜歡何種女子,奴家親自為你調教便是,保證婚後二皇子不會有所怨言。」

    「你倒有自信?」他眼底彷彿有火光在閃爍。

    她眨著清亮的大眼睛。「當然,奴家自然是對自家妹妹很有自信,她必能夠不讓二皇子失望的。」

    盯著她半晌,他驀地閒適地啜了一口酒。「妹妹尚須調教,這姊姊渾然天成,大概已是個現成品,省得再琢磨,姑娘要不要考慮也為自己報個名,妃子頭銜說不定幸運地會落在你頭上。」他語氣儘是譏嘲。

    「你!」她杏形的美眸登時怒目圓睜。

    他只是冷冷—瞥,繼續說:「柳姑娘對令妹的推薦,我記在心裡了,哪日妃子人選出來後,不管有無令妹的名字,我都會通知你一聲。」

    她氣得柳眉倒豎。「你瞧不起我?」這自命清高的傢伙竟然污辱人!

    「怎會,姑娘可是柳大人的愛女,而柳大人的官威名動京城,我怎會瞧不起你或你的姊妹?」嘲諷之音清晰分明。

    她起身跺腳。「好,二皇子既然瞧不起我們,那也不勉強了。」生平第一次受辱,對方還是個臭男人,這梁子是結下了!她甩開袖,低身行完禮後,便繃著俏臉離去。

    盯著她氤氳含怒的背影,似深淵般剛幽的雙眸染上一股詭譎,他蹙眉深思。

    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

    「爹,你又想做什麼?」柳如松凝眸盯著父親手裡的清單。

    「嘿嘿,這不就是大皇子剿寇在即,出兵前的戰務清單。」他像是被逮到小辮子般乾笑。

    她冷哼,眼珠子一轉便知她好財的爹又再度打著想貪污剿寇餉銀的王意。

    「我不是告誡過你,這陣子別惹事?」她搶過清單。

    哎唷,當真什麼事都逃不過女兒這雙精明的眼!他暗歎。「爹知道,但是你瞧瞧這份清單,大皇子剿寇帶兵十萬請款高達四萬兩銀,擺明了大皇子也要分上一杯羹,既然上頭都帶頭了,爹這做屬下,又是管財務的,怎能不助其一臂之力,順便就拿些來零花零花。」

    「零花?瞧清單上你污的少說千兩,這還叫零花?」

    「所以說嘛,不是爹不肯聽你的,只是這筆金額這麼誘人,爹怎忍得住啊?」他一臉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她失笑,知爹莫若她了。「好了,我知道了,可是這幕後敵人還未出現,咱們這麼做很危險的。」她還是有顧慮。

    「你曾說過幕後敵人可能是大皇子,何不利用這個機會探個虛實?」

    經爹這麼提醒,她倒有了主意。「爹,你這銀兩何時發出?」

    「大軍三天後出發,軍餉自當於前一日繳呈。」

    「那貪污之銀兩呢?」

    「你也知道的,貪來的錢通常是等大軍出發前兵部核官校閱無誤後,於途中三日內再依照當初說好的額度撥出,由個人派員至軍營中取運回來。」

    「這麼說來,爹,你打算派誰押這筆錢回來?」

    「這可是筆大數目,在所有貪官之中除了大皇子外,爹占的份量最重,不小心謹慎可不成,萬一又教程咬金給黑吃黑了去,我非要扼腕不可,所以派誰去呢……給個主意,松兒,你說派誰去最穩當?」他轉而問女兒。有她出主意就沒錯了。

    「派誰去?我說派我去。」

    「你去?」他睜大老眼。

    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

    夜色清明,半月當空,趁著闇黑之夜,在靜謐的夜裡,這樣的好氣氛……

    正好偷運貪銀,中飽私囊!

    算足一千三百兩,足夠一般官宦人家三年奢侈之用。

    只見一黑衣勁裝女子,黑巾蒙住她艷冠群芳的嬌顏,身材在一身緊身黑服包裹下,更顯得讓人噴火瞠目,她一路與八位高手推著拖車,護送著令人垂涎的大筆貪銀。

    翦水雙瞳小心地注意著四周,在內心估算約莫再半個時辰,就可以安全回到城內,到了城內,京畿重地,宵小便絕不敢亂來。

    就在她幾乎要以為平安無事,有些失望時,一轉神,期望的人就出現了。

    「交出貪銀。」來人只有兩人,蒙著面,也不囉唆,直接要錢。

    八人皆看向主子,由她拿主意。

    她輕笑。很好,來人才兩個,瞧瞧八個高手在身邊,就不信拿不下區區兩個小賊。她暗自得意的盤算。

    這聲嬌笑讓來人吃驚得緊蹙眉頭。

    「要銀子,可以,留下姓名,他日我也好知道是著了誰的道?」她也挑明說。今日她護的不是銀子,目的是要知道近日老與他們作對的是何人。

    兩人其中一人瞧向另一較為清尷獄X面人。

    黑暗中那人目光清亮,眼中卻帶嘲,聲音刻意低沉。「要姓名?可以,留下性命,他日我也好知道上哪找墳上香。」

    「你!果然是狠角色,既然如此,你們就休想拿得到一毛錢。」女子一方面氣結,另一方面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,不過一時又想不起這聲音的主人是誰。

    「那就試試。」不多說,兩人直接攻向八人,雙方你來我往,來人僅兩人,卻也應付自如,轉眼八人逐一倒下,瞧得女子笑容凍結,愕然心驚。

    想不到來人武功如此高強!

    來人解決掉最後一名護衛後,拍拍手上的灰塵,轉而面對她。「輪你了嗎?」神情中儘是嘲弄。

    她驚懼地退後兩步,清瘦男子似乎有意逗弄地欺向她,一個箭步衝上來攫住她的玉臂,一把拉下她的面罩,見了她的花容月貌卻無一絲意外,銳利的眼睛像只鷹隼,眉眼一揚,她背脊立時一片涼颼颼。

    「你、你你想做什麼?」這人氣息如鬼魅,令她終於嘗到害怕的滋味。

    他哼笑一聲。「想做什麼?不就要財嘛,還是,姑娘希望我採花?」他輕佻地更加歎近她。

    她驚駭得閉上杏眸,半晌發現無動靜後又悄悄睜眸,立即對上他漆黑的眼。

    她努力嚥下一口口水、「你可不要亂來,我是戶部尚書柳忠賢的女兒,你若對我胡來,我爹不會放過你的。」

    他嘴角微揚,充滿戲謔,「柳忠賢的女兒啊?更好,聽說他是個貪官,家財萬貫不說,三個女兒更是長得國色天香,尤其以大女兒最為美艷,瞧姑娘的容姿,應該是大女兒柳如松吧,正好,柳忠賢貪贓枉法,就教女兒賣身贖罪好了。」

    「你敢!」她驕蠻潑辣的性子立時高揚。

    「為什麼不敢?再說,全京城都知道你柳大姑娘行為放浪不羈,這會你還要對我裝出三貞九烈嗎?」他譏誚地攏眉。

    她緊咬著唇,「你不是要搶銀嗎,拿了錢還不走?」她怒指載銀的推車。

    雙眸隱藏在黑暗之中,於月光下細細以目光品嚐她嬌美的容顏,最後忍不住以指輕覆上她的櫻唇,來回摩挲,而後意味深長地冷笑出聲,「當然是要錢,但錢在你身上,不是嗎?」語畢他竟不客氣地摸向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她倒抽一口氣,立刻伸手要護胸,他大笑,輕易隔開她的小手,自己—只不老實的手便伸進她的衣襟,感受到她的豐滿嬌嫩後稍稍逗留,在她又急又氣下,才掏出銀票,面罩下一臉的不懷好意。

    「你怎麼知道的?」此刻已教人輕薄去,惱這回事已無濟於事,只得恨聲問。

    他哼笑。「若這推車上載的真是千兩文銀,怎麼會如此輕盈?想必姑娘早將沉重的現銀換成銀票,攬在身上以防萬一了,不是嗎?」他輕搖手中的大疊銀票,傾身一聞,謔笑道:「好香,這銀票攬在姑娘懷裡,也沾上不少香氣呢。」他的模樣活脫脫像個登徒子。

    她臉色發白。「好吧,銀子也拿了,算我認栽,你們可以走了。」

    一臉邪魅,他似乎意猶未盡,恣意地傾向她,手臂一縮,將她緊緊圈進懷裡,在她還來不及尖叫下摀住她的雙眼,掀開自己的面罩,覆上他濕熱的唇,吻住她不安分的小舌。

    他早想這麼做了,既然這丫頭自己送上門,他可沒有排拒的理由。

    一陣舌戰後,他嘗到嘴裡的一絲血腥。

    這丫頭果真潑辣,一如他的想像。

    他離開她辣勁十足的小唇,舔了舔血絲。

    「你該死!」他一離開她的唇,她立刻破口大罵,才抬頭,人卻已不見。

    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

    兩蒙面人一路以輕功飛奔,一面對話。

    「好樣的,你真破了葷戒了,嗯哼?」

    「……」

    「為什麼是她?不相配的。」
上一章    本書目錄    下一章